今天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术天地 > 正文

那学校、那村庄、那往事——致我渐行渐远的小学时光

来源:健康导报日期:2018-02-28 15:33:14
导读:在人的一生中,最快乐最难忘的时光就是童年了。童年,似一条淙淙流淌的小溪,时时泛起一朵朵晶莹的浪花;童年,如一副色彩单调的画卷,但底色上也黑白分明。那段小学时光为我点缀了…
李娟侠
 
  在人的一生中,最快乐最难忘的时光就是童年了。童年,似一条淙淙流淌的小溪,时时泛起一朵朵晶莹的浪花;童年,如一副色彩单调的画卷,但底色上也黑白分明。那段小学时光为我点缀了一幅幅美妙的画面,这不仅是一段美好的回忆,还成为我人生的一笔宝贵的财富,值得我永远珍藏。
  ——题记
 
  我生长在关中平原最美丽富饶的下高埝平原上,我们下高埝村是有二百多户人家的村庄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它和中国许多小村庄一样,贫困清苦。那时村子里日子过得稍好些的人家,都住在残破的城墙里,叫堡子里。堡子是一个“T”字形的巷子,横巷子里有三十来户人家对门而住,竖巷子里有二十多家对门而住,相对的两排房屋之间有一米宽的巷子,中间露出窄窄的蓝天。他们住的都是瓦房,在当时就是上等的房子。城墙据说是解放前为防土匪而垒起来的,是围着堡子四周的长方形的厚土墙。在堡子周围散住的人家里,极少有盖瓦房的,大都是下地窑。在平旷处挖出一个宽七八米、深五米左右的大土坑,在土坑的周围挖成窑洞住人,在其中一方挖成土坡供人出入。我们家就住在这样的窑洞里,位于堡子的东南方大约二百米左右的地方。
  在童年的记忆里,上学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。记得四五岁的时候,每天早晨还没起床,就听到村里的大孩子们在窑边上用清脆甜美的嗓音喊哥哥姐姐上学,我就羡慕得不得了,心想,我什么时候才能跟哥哥姐姐一起上学呢,心里的那份期待随之时间推移就越来越急切了。
  一个冬天的早晨,听说村里有了幼儿园,我新奇又兴奋,多么希望能去那里看看,无奈大人太忙,我就不敢跟他们提去幼儿园报名的要求,而心里的那份期待又火烧火燎的,灼得生疼,于是我就自己摸索着去了。幼儿园在堡子东边不远处的一孔下地窑里,穿过一个拐弯的窑坡,从洞口的一扇黑漆大门进去,就是一个敞亮的土院子,一群小孩子在那玩得火热。老师是村里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,地主小姐出身,是村里老年人中最有文化的人。她一头花白的头发,说话声音稍微有点沙,但很温和。我怯怯地进了院门不敢作声,一双手不知放到哪儿好。老师一眼看到我,问我多大了,我回答了后她说有点小,还是让大人领着来报名。我看着她那不在意的表情,心里失望到了极点。回家的路上,冬日的斜阳惨淡地落在我身上,伤心的眼泪几乎冷冻在寒风中。回家后,怯懦的我还是不敢跟大人说,就这样,我的幼儿园梦破碎了。
  孩子自有孩子的快乐,后来,我跟村子里的小伙伴们混熟了,整天凑在一起跳房子、抓五子、玩顶牛,渐渐地也就忘了上幼儿园的事。
  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是1976年。记得父亲领我到堡子南面大路对面的大队院子里,这里有一间大安间房子,就是有两面屋檐,四周翘起四个角的那种,这里原先是大队部,现在临时做我们的教室。交了一块五毛钱之后,领了《语文》和《数学》两本书,见到了老师,他是一个刚二十岁的小伙子,个子高高的,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眼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,我只看了一眼,就不敢再看了。领完书被告知:明天就可以来上学了。我高兴极了,回家一路上蹦蹦跳跳的,我终于可以上学了,晚上做梦竟然笑醒了。
  记得很清楚,我们班当时有33个人,教室里摆着11张简易的木桌子,三个人一桌,凳子五花八门,方的、圆的、红的、黑的等等,都是各自从家里带的。我家里当时有一条本色长凳子、一把红色的椅子,开始我带来了一长凳子,可没几天,调皮的男同桌不让我的凳子占他的地方,让他白坐也不行,只好竖着放骑着坐。可是凳子太长了,桌子巷道本来就小,前后的同学都提意见,无奈只好换了把红色的椅子。椅子本来就宽,我又坐最外面,没过几天,同桌们又提意见,他们出来进去不方便,加上值日生值日时,几个调皮的大男孩子都会闯到教室里来,把各色凳子一个一个高高地垒起来,然后在下面用脚使劲一蹬,凳子就会纷纷摔下来,发出接二连三的巨大声响。那场面很吓人,并且他们不许值日生告诉老师。
  我的椅子不久就被摔断了一条腿,那天我就只能站着上课。我很羡慕班里的两个女生:一个是肖英英,她带着一个很厚实的木纹红方凳子,看起来很笨重很结实,怎么摔也不会坏;另一个是宋蓉儿,她带着一个小圆兀子,凳子面直径只有一尺多,木板也很厚实,卯之间几乎没有缝隙,历经摔打一直完好。
  很快我就升入了二年级,那年开学前我和妹妹都相继生病了,我们看病花完了家里所有的钱。开学时,家里实在拿不出一块五毛钱的学费,我只好落寞地待在家里,不敢去学校,心里难过极了,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泣。终于有一天,老师让一个孩子到我们家来叫我去上学,说学费以后再说。那一刻,我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了,又可以上学了,一种失而复得的快乐感久久在心头环绕。
  这一年,我们教室搬到了村中的一孔窑洞里,桌凳都没变,老师却换了,是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,瘦高个子,眼睛特别大,喉结很突出。也是本村的,据说有十多年教龄了,还是语文数学都教,他教学特别认真负责,从不马虎。
  记得他教我们珠算,背很难背的珠算口诀,什么一上四去五、二上三去五、三上二去五等等。他上课的时候教室里很静,谁稍微有点小动作,他就会瞪大了他那双特大的眼睛,这双眼睛一下子就白多黑少了,做小动作的同学就吓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。他讲课时喉结总是随着他的说话在上下滚动,知识的水滴随之汇成涓涓细流,缓缓流入了我们的心田。
  学珠算自然要有算盘了,当年为了向父母要算盘,我哭了好几回。在那个每花一分钱都要好好计划的年代里,买算盘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算盘买回来了,我自然格外珍惜,每天练习得很勤奋,不久,就能把算盘打得啪啪响而不出任何差错,也因此受到了老师的夸奖,村里许多大人只要看到我背上算盘上学或放学时,总会让我给他们打一打,然后个个翘起拇指赞不绝口,那时刻我感到特别的自豪。
  记得那年县上统考,我们去中心学校去考的。考完后不久,老师在班里先表扬后批评我。表扬是因为我数学在县里考了第一,记得老师当时满眼笑意,两只大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形,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我,讲完那些表扬的话,我心里激动无比,脸红彤彤的发烫。可接着老师马上一脸嗔怪地看着我,圆睁着他那双大眼睛说:“你怎么那么慌呢,竟然把名字写错了,把‘侠’字写成了‘们’字!”我的脸就更红更烫了,可心里还是高兴要多一点的。
  那时我们有时也上体育课和美术课,我因为腿疼的关系不喜欢体育,却极喜欢美术。老师拿起粉笔在那个横靠在墙上的木板黑板上,手动几下就能画出一个物件来,惟妙惟肖的,我模仿着老师一遍又一遍地画着,始终觉得不如老师画得好。很快就要给画涂色了,于是又需要彩色蜡笔,八分钱一盒蜡笔,我不敢跟母亲要。有一天晚上,我竟然做梦梦见捡到一盒蜡笔,可一觉醒来,还是失落,绘画课仍然要借同学的蜡笔,条件是要让他抄我的作业。因为那时我们刚接触造句,我提起造句就兴奋,觉得许多美好的句子就在心里乱蹦,而很多同学提起来却发愁。就是在那时,我学会了画蓝天白云、画萝卜白菜等,觉得特别有趣呢。
  三年级的时候,我们终于到离村子一里路的正式小学里念书了,上下课能听着悦耳的铃声,能跟着喇叭的音乐声做早操,第一次见了手风琴,也正式有了政治、音乐课,还有幸遇上几个优秀的老师,让我受到了许多新的教益。
  小学三四五年级的生活,印象最深刻的是教我们五年级的数学老师,他姓李,瘦高个、长脸、稀疏的头发夹杂着几丝白发。他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,每次的作业都批改得很仔细,谁作业有问题他就会给单独讲解,直到你听懂为止。他很疼爱我们,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儿女,常自己花钱给我们订作业本,以至于后来参加工作,我也沿袭了他的许多习惯,包括给孩子们修订本子。
  1980年,我小学毕业了,那年我们村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,结束了吃不饱穿不暖的苦难生活。渐渐地,我们一家人在父亲的带领下,用勤劳的双手在责任田里披星戴月辛勤耕作,种麦子、玉米、黄豆、棉花等作物,除了吃饱穿暖之外,我上学买各种学习用具,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。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对小学那段时光依然记忆犹新,如过电影般一幕幕时常浮现在我脑海里。正是这些不平凡的经历,教会了我隐忍、宽容、勤奋和珍惜,成为我人生历程中一笔宝贵的财富。永远怀念那些曾经给予我教益的老师们,他们将与往事一起永远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免责条款 | 招聘启事 | 欢迎投稿 |

主办 健康导报社 健康导报 版权所有 
地 址:西安市高新路枫叶广场A座305室 刊号:CN61-0061邮发代号:51-69 广告经营许可证:6100004000027 
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陕ICP备14012065号-1 投稿邮箱:jkdbxmt@163.com
新媒体中心新闻热线029-88455676 广告代理:西安戏歆广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
邮箱:jkdb888@163.com Copyright 2011.All Rights Reserved